找工作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正文

建明工业李德鹏:围产期营养将颠覆性变革 低能高纤日粮是大势所趋

发布时间:2019-01-02 14:40    作者:.    来源:荷斯坦杂志    查看:

    山东农业大学硕士,师从王中华老师,硕士期间,主要研究奶牛适宜蛋白水平,调研山东113家牧场日粮蛋白及牛奶MUN水平。毕业后,一直从事牧场奶牛营养管理基层相关工作,熟悉国内中小牧场运营及现状。曾任某集团牧场营养师,负责2万头奶牛的配方和营养。

    擅长领域:1.围产期饲养管理,产后代谢病及死淘的控制;2.乳指标提升及氨基酸平衡,泌乳牛分群管理和成本控制;3.配方设计以及后备牛,干奶牛低能控制。

    您认为当前中国奶牛养殖行业面临哪些主要问题与挑战?针对这些挑战,建明做了哪些工作?

    李德鹏:这个问题涉及的方面很多。首先,从我服务过的一些牧场来说,有些牧场管理还算可以,但未涉及到经营的问题,这就使得牧场抗风险能力下降。低奶价高成本的状况下,可供牧场选择的可落地方案并不多。

    另外,从营养角度来讲,目前一些牧场的营养管理方案还比较落后,该花的钱没有花到刀刃上,围产期普遍存在营养浪费,但更重要的蛋白质营养远远不够。后备牛同样如此,且后备牛培育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目前来讲,建明工业在两个方面做了大量研究:一是在围产期营养能量代谢方面,比如酮病营养控制和牛只糖代谢方面。二是我们的过瘤胃胆碱和丙酸铬在牧场广泛推广。今年我们在提高牛群泌乳效率上也开展了很多工作。下一步我们要将围产低能日粮真正落实到牧场当中。此外,奶牛围产期氧化应激和免疫方面,在2018-2019年可能会有一些突破性进展。

    未来几年围产期营养或将出现颠覆性的变革,而国内很多牧场围产期饲喂还存在一些误区,您对中国牧场围产期日粮配制有何建议?

    李德鹏:首先需要阐述一下目前我们围产期存在的几个问题:1.繁殖拖配导致的牛只肥胖。2.围产过程无真正调整体况措施;3.围产期低蛋白高能量配方持续存在;4.日粮微量元素及矿物质配比不合理。我现在在很多牧场已经实践高蛋、低能、高纤日粮,日粮MP达到1150~1200g,能量尽量控制在1.33Mcal/kg,当然有些牧场由于原料问题可能无法做到这么低,但尽量低能。另外,牧场应充分发挥本地粗饲料资源优势(但国内尚没有属地化专业加工商)。目前燕麦草并非围产期最好选择。日粮高钾也是围产期的一个大问题,很多牧场很难控制到1.5%之内,我也在咨询一些农业专家关于粗饲料茎杆在收获时可以释放钾的钾肥,这可能在未来会影响我们围产期粗饲料的使用。
    目前中国牧场日粮氨基酸平衡应用现状如何?对于牧场氨基酸使用,建明有哪些解决方案?

    李德鹏:就现在来说,我们对氨基酸的认识还有待提高,很多牧场在配方设计过程当中根本未考虑氨基酸平衡,或者在夏天热应激指标不稳定时考虑氨基酸的添加,这可能是由于我们目前奶牛发展阶段导致的,但也不乏很多管理条件比较好的牧场需要考虑氨基酸平衡。我们的单产不能达到我们配方设计的目标单产,很大原因可能就是未考虑氨基酸平衡。

    近年来,国外很多牧场都在做氨基酸平衡方面的工作,未来也是我们不得不走的路。因为氨基酸是一种原料,牧场目前的一些原料不能提供足够的氨基酸。对于牧场氨基酸的使用,可能还得具体牧场具体分析。但简单来说,牧场首先要在选择氨基酸的时候进行比较,我们需要的是包被的氨基酸,而不是类似物,氨基酸类似物需要转化,达不到氨基酸所需的水平。另外就是要考虑小肠真正可利用的氨基酸数量,不仅仅考虑过瘤胃率,还要考虑小肠吸收率。在配方氨基酸分析的过程中,我们牧场可能更缺赖氨酸,而且赖氨酸为单产做的贡献会更大,在最新版的NRC(未出版),将会用克来衡量氨基酸平衡。

    有些专家认为原来的NRC标准过于落后,已经不能满足现在生产要求,比如在微量元素和矿物元素上,建议适度超量饲喂(在NRC基础上增加20%~50%),对此,您怎么看?

    李德鹏:根据目前了解,新版的NRC变动还是相当大的,应该说是在原有的理论上做了更新。对于预混料来说,奶牛实际的需求和目前我们牧场在使用的可能相差还是比较大的。根据建明工业主办的“2017年全方位营养大会”上第七届NRC编委副主任William P. Wesiss博士报告内容来说,我们目前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超量饲喂并不十分可取,因为很多大牧业公司用量是可以达标的,但并不是最佳的。比如,围产期维生素E要达到2000~2200Iu,可能比NRC(2001)标准要高很多,围产期Mg和P的含量要根据日粮Ca的水平来决定,同时P的用量可能会低于目前标准。2019年5月份,第八届NRC编委会主任Rich Erdman可能在全方位营养大会上对微量元素使用进行详细阐述。
    目前建明反刍主要有哪些产品?它们有哪些竞争优势?

    李德鹏:目前建明的明星产品是丙酸铬,因为其已经在全球范围内使用,而且是美国FDA和中国农业农村部允许的唯一一款可以在奶牛上使用的铬产品。因其独特的工艺,使得其产品中无Cr6+的存在,Cr6+是有毒性的,使得其在与竞争产品上同时具有安全性和有效性。

    另外就是我们的包被产品赖氨酸、胆碱、蛋氨酸,它们使用的是喷雾冷凝技术,而非普通包饺子的方式,此种工艺使得产品类似于“火龙果”的镶嵌形式,使得产品在运输、搅拌等物理因素下不易损失,更明显的优势是在小肠吸收率方面,使得整个小肠可利用率提高。

    夏季南方地区热应激严重,建明工业通过哪些方案可以帮助牧场缓解热应激,提高奶牛干物质采食量?

    李德鹏:提到夏季热应激干物质采食量,最基本的还是牧场整体的防暑降温措施,尤其是牧场待挤区喷淋风扇的安装和使用,最大限度地让奶牛在待挤过程中将机体温度降下来,这是热应激的基础。

    在南方,仅仅通过防暑降温不能解决热应激的问题,我们建议牧场在热应激时适当提高脂肪粉的用量(质量好的情况下),提供一些豆皮等短纤饲料,适当提高能量浓度。

    另外,在热应激来临2月前开始使用丙酸铬,在热应激严重或乳指标不稳定的情况下,可以考虑使用氨基酸。

    2018年中美贸易战导致牧草价格大幅上涨,新形势下您认为牧场应如何调整配方,降低生产成本?

    李德鹏:其实,牧场不仅仅要在贸易战来到之后考虑成本,应该在每时每刻都要分析自己牧场的成本,现在比较流行的降低成本的方案是全青贮日粮,用全青贮日粮也是可行的,但牧场要在实践中掌握好其中的精髓,比如NDF的控制、粒度的控制、长纤维的控制,牧场可以结合自身的情况考虑使用,或者考虑高青贮日粮。此外,要发挥本地粗饲料优势,在后备牛、干奶牛和低产牛上使用本地粗饲料都可以降低成本。
    关于建明工业

    建明工业1961年成立于美国爱荷华州得梅因市,国际上最为著名的营养与健康服务商之一,在人类健康与营养、食品科技,宠物健康,畜禽饲料、畜禽养殖、及反刍动物营养与健康有着渊远的发展历程。

    在中国,建明致力于让中国半数以上的人每天都受益于建明的产品和服务。建明工业的丙酸铬是美国FDA和中国农业部批准的唯一可用于奶牛的有机铬。另外建明工业的过瘤胃蛋氨酸,赖氨酸,胆碱采用最先进的冷冻喷雾技术保证产品活性,打破传统的包被模式——要不过度包被小肠无法释放,要不过不了瘤胃。采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均匀镶嵌模式”,同时兼顾过瘤胃率和小肠吸收率。

如果您认为本网转载的内容涉及侵权,请作品的作者联系网站下方的编辑qq

湖南快乐十分计划